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各级指挥员 >

军队指挥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各级指挥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军队指挥(command and control of armed forces)是军队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对所属部队的作战和其他军事行动的组织领导活动。目的主要在于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最大限度地发挥部队战斗力,最有效地歼灭敌人,保存自己,夺取作战胜利。军队指挥的任务主要包括:组织侦察,研究判断情况,定下行动决心,拟定作战计划,确定作战编成,赋予部队任务,组织协同动作和各种保障,督促检查部队完成受领的任务。

  command and control of armed forces

  按任务和范围分为战略指挥、战役指挥和战斗指挥;按类型分为海上作战指挥、空中作战指挥、防空作战指挥和后方指挥等;按指挥方式分为集中指挥、分散指挥、按级指挥和越级指挥等。

  统筹全局,抓住关键;知彼知己,使主观指挥符合客观实际;正确定下决心,周密组织计划;集中统一指挥,积极机断行事;坚定、迅速,不间断地指挥;力争主动,力避被动;周密组织协同,全面实施保障;灵活使用兵力,巧妙运用战法;力求有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充分发挥指挥机关特别是司令部的作用,提高指挥效率等。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指挥特点是:在中国绝对领导下,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的领导制度。有关作战指挥的重大问题,只要情况允许,都要经党委研究决定,然后,分工负责完成任务。情况紧急时,首长可临机处置,事后向党委报告。作战指挥中,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充分发挥军事民主和思想

  指挥系统基本组成示意图政治工作的保证作用;在客观物质条件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为适应各种复杂情况的要求,指挥系统的组织结构将更加精干、灵活,生存和机动能力将不断提高。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系统的器材将逐步实现全面综合自动化;指挥机关和指挥人员将不断改进指挥方法,提高指挥水平,以实现高效率、高质量的指挥。军队指挥自动化在军队指挥体系中,广泛使用电子计算机及其他技术设备,实现信息处理自动化与决策方法科学化相结合,以提高指挥效能的措施。实现军队指挥自动化(见军队自动化指挥系统),可以把指挥人员从大量的重复的事务性劳动中解脱出来,集中精力从事创造性的指挥活动;可以加强各级指挥机关和部队之间的联系,迅速、准确地获取、传递和处理各种信息,提高指挥机关的工作效能和军队的快速反应能力;有助于军事科学理论的发展和现代科学技术在军事上的应用,推动军队作战指挥方法的改进,促进指挥人员水平的提高。

  军队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对所属部队的作战和其他行动的组织领导活动。军队作战行动的指挥,按作战任务和规模分为战略指挥、战役指挥、战斗指挥;按作战空间和类型分为地面作战指挥、海上作战指挥、空中作战指挥和空降作战指挥、登陆作战指挥、抗登陆作战指挥等 ;按军种 、兵种分为陆军作战指挥、海军作战指挥(见海军指挥)、空军作战指挥(见空军指挥) 、战略导弹部队作战指挥、炮兵作战指挥、坦克兵作战指挥、防空兵作战指挥以及遂行合同作战任务时的合成军队作战指挥等。军队其他行动的指挥,主要是组织指挥所属部队的战备行动、训练演习、抢险救灾以及执行临时受领的任务等。军队指挥的根本目的在于统一意志,统一行动,最大限度地提高和发挥部队战斗力,夺取作战胜利。军队指挥的正确与否,直接关系到作战的成败和任务的完成。

  军队指挥是随着战争和军队的出现而产生的,并受社会形态和政治制度的制约和影响。随着科学技术和战争的发展,军队指挥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由将帅直接指挥到通过司令部组织指挥,军队指挥的内容、方式、手段不断丰富和发展。

  这一时期社会生产力低,军队兵种少,装备较简单,交战双方通过冲锋格斗决定胜负。军队指挥主要是编组训练军队,筹划制敌谋略,排兵布阵,筹措辎重粮草;运用贿赂、游说等手段,施展计谋,获取情报,离间调动敌人;审时度势,避实击虚,夺取胜利。指挥方式通常是国王或将帅亲临战场,在战阵内直接指挥或派传令官传令进行指挥。指挥手段主要用击鼓、鸣金、吹角、挥旗、张灯、点火等音响和目视信号,或以符牌、文书调兵遣将,指挥作战。指挥机构比较简单,仅有少量谋士和辅助人员协助国王或将帅指挥。据《六韬·龙韬》记载:“凡举兵帅师,以将为命。”“将有股肱羽翼七十二人。”战国时期以后,将军征战,置幕府,襄赞军机,辅助指挥。中国商代伊尹、西周吕尚、春秋孙武、战国孙膑、西汉张良、三国诸葛亮等,都是有名的谋士或军师。在古罗马统帅G.J.凯撒的军队中,由次帅、军事护民官和少数受过教育的青年组成的参谋机构协助主帅指挥。

  中国从10世纪开始制造和使用燃烧性火器、爆炸性火器和管形火器。中国的火药技术和火器传到欧洲后,许多国家在14世纪中叶也制造和使用火枪、火炮,战斗逐渐变为以火力射击开始,以冷兵器格斗结束。随着社会生产力和武器装备的发展,军队数量和兵种增多,战争规模扩大,作战伤亡与消耗增大,军队指挥增加了组织和运用火力,组织兵种协同等内容,战斗编组、后勤保障、战场管理等比以往复杂。

  18世纪初至19世纪末,新式枪炮逐渐代替了旧式火器,蒸汽装甲舰取代了木帆船,铁路运输、无线电通信的发展并用于军事,许多国家相继建立了庞大的陆军、海军,在团以上部队设置了司令部,指挥员主要通过司令部对军队实施作战指挥 ,组织步、骑、炮协同成为指挥的重要内容。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了航空兵,坦克、化学武器也开始使用,原有的炮兵、工程兵、通信兵和海军潜艇部队有了很大发展,军事行动既有大规模的机动作战,又有宽正面的阵地作战,不仅在地面、海上进行,而且扩及到空中、水下,有些战场出现了立体战。30多个参战国结成两大军事联盟,动员兵力达7000多万人。为了协调联盟国之间的军事行动,一些国家设立了不同形式的联合指挥机构。组织联盟国军队协同作战和诸军种、兵种合同作战,成为军队作战指挥的主要内容。有线电和无线电通信成为指挥的主要手段。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坦克、火炮、飞机 、军舰等技术装备和汽车、铁路列车、轮船等运输工具,以及无线电通信、侦察器材,都有很大发展。各主要参战国军队的主力兵团多数实现了摩托化、机械化,一些国家的空军也成为独立军种,空降兵作为一个在战前建立的新的兵种出现在战场,航空母舰编队成为海军的主力。60多个国家的军队共计1亿多兵力参战,作战地区涉及三大洲四大洋。军队指挥,主要是组织诸军种、兵种合成军队进行大规模的陆上攻防作战和大规模的海战、空战、岛屿作战、登陆作战,以及相当规模的空降作战。一些国家组成了由国家和军队首脑参加的最高军事指挥机构,对该国的战争动员和军队作战,实施高度统一指挥。联盟成员国首脑,通过定期会晤,协商解决战略行动的配合问题,有些成员国还成立了盟军统一指挥机构和盟军战区司令部,负责协调和指挥盟军部队的作战行动。无线电的广泛使用,大大提高了军队指挥时效,更好地保障了各军种、兵种之间的协同作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特别是核技术、电子技术和航天技术等的迅速发展及其在军事上的广泛应用,军队指挥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许多国家的军队都利用科学技术的最新成果,发射各种侦察和通信卫星,建立电子侦察系统,扩大获取情报的手段和范围,提高传递处理情报的速度和能力;发展尖端电子设备,加强电子对抗能力;装备现代化指挥器材,建立指挥自动化系统,不断提高指挥效能,保障不间断指挥;通过组织现代条件下的军队演练和模拟试验,以及对局部战争和高技术条件下作战的指挥实践进行经验总结,不断研究和改进军队的组织指挥。

  自1927年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建设时期。从指挥游击战,发展到指挥正规战;从指挥单一的陆军作战发展到指挥诸军种、兵种合同作战,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指挥特点,显示了卓越的指挥艺术。

  工农红军主要是进行反军“围剿”作战和长征中打破其围追堵截的作战。各根据地的红军在中国统一领导下实施分散指挥,每个根据地的红军部队实施集中统一指挥。根据地的最高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常常既是战略指导者,又是战役乃至重大战斗的组织指挥者。指挥的首要问题是保存军力,待机破敌。在敌人“围剿”开始前,主要是分兵发动群众,建立和扩大革命根据地,做好反“围剿”准备;在敌人“围剿”时,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组织有计划的战略退却,正确选择退却的时机、方向和终点,依托根据地的有利条件,选择有利战场,捕捉战机,慎重初战,集中兵力,打运动战,打速决战,打歼灭战;在粉碎敌人的“围剿”后,乘胜扩张战果,壮大人民武装力量,巩固和扩大根据地,并随时准备打破敌人新的“围剿”。指挥手段比较简单,只有高级指挥机关和少数主力部队使用电话、电台联络,战斗指挥主要靠视听信号和通信员传令。红军初建时,团以上部队仅有精干的指挥机关,后来逐步健全完善。1930年开始在军团或军的基础上组成方面军及其指挥机构,统一作战指挥。1931年组成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同时建立了总参谋部,全国红军得以在总的战略意图下,互相呼应,配合行动。长征中主要是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避实击虚,打了就走,北进陕北,实现战略转移。

  八路军、新四军主要是在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根据游击战争秘密、迅速、突然、坚决、流动等特点,军队指挥强调计划性、主动性、灵活性。战争的全面计划和部署,由决策并集中指挥;根据地和游击区抗日武装的行动,由当地最高军事机关决策并集中指挥;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活动的部队,根据总的意图,按实际情况分散指挥;主力军与地方军共同作战时,由主力军统一指挥。指挥机构随着斗争形势发展而变化。战争开始后,在华北前线设立军委分会(后称华北军分会),在华中前线设立新四军军分会,统一指挥当地抗日武装斗争。随着根据地的扩大,相继建立了军区、军分区。初期由主力军指挥机构兼任地方军区指挥机构,在敌人大规模“扫荡”、“清乡”时,以部分主力军地方化,地方部队群众化,主力军指挥机构一般不再兼任地方军区指挥机构。到抗日战争中、后期,形成了从到大军区、军区、军分区比较健全精干的指挥体系。指挥手段除简易信号通信外,较普遍地使用了电话通信和无线电通信,组织群众性的情报、通信、交通网,对保障指挥起了很大作用。

  中国人民解放军兵种增多,装备改善,组建了大、中型野战兵团,在广阔的战场上实施机动作战。作战规模大,样式多,主要是运动战,也有夺取大、中城市和战略要点的攻坚战和远距离的追击战,既有兵团、野战军(大军区)规模的战役,也有几个野战军共同进行的战略性战役。军队指挥的集中统一性空前提高,战略方针、原则、计划,由制定,重大的战役行动,在指挥下进行。为适应大兵团作战,组成若干个野战军指挥机构,在的统辖下,指挥各野战兵团作战。战略决战时,几个野战军配合行动,组成总前委,按照的统一部署,统筹党政军全盘工作和统一战场作战指挥。这一时期军队指挥内容丰富多彩,方式灵活多样,特别是战略指挥和战役指挥,通观全局,掌握关键,既指挥自己部队,也调动敌人,显示了高超的指挥艺术。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残留在大陆的军继续实施战略追击,分别向福建沿海、中南地区、西南地区、新疆进军。在的正确战略指导下,各野战军实施正确的战役指挥,至1951年11月解放了全国大陆。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取得了组织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进一步丰富了自己的指挥理论。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对盘踞在一江山岛的军队进行了登陆作战,取得了组织指挥陆、海、空军部队合同作战的经验。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着眼未来反侵略战争的特点和发展,总结中外战争历史经验,开展军事学术研究,不断改善指挥组织和指挥手段,加强部队和指挥机关演练,并在组织指挥、战备行动、训练演习等行动中,提高了现代条件下组织指挥诸军种、兵种合同作战的能力。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挥特点,是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和建设中逐步形成的,主要是:

  ①在中国的领导下,由实施集中统一指挥。坚持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按分工负责制,有关作战的重大问题,只要情况允许,经党委讨论决定,然后由军政首长按分工组织实施,军政首长根据上级的意图和党委的决定,勇于负责,积极主动地完成任务。军事工作和军队作战,以军事指挥员为主组织指挥。情况紧急时,首长临机处置,事后及时向党委报告。

  ②坚持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熟悉敌我情况,找出行动规律,并应用这些规律于自己的行动,力求使主观指导符合于客观实际。灵活机动,不墨守成规,做到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时间、地点打什么仗。

  ③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保证作用,发扬军事民主,结合作战任务,发动和组织群众讨论完成任务的办法,把领导的决心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合成军队指挥员,注意听取军种、兵种指挥员的意见,集中各方面的智慧,形成正确的决心,并加强各部队的团结协作和行动一致。

  ④以人民战争为指导思想,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参加战争。发挥野战军、地方军和民兵三种武装力量的整体威力,运用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夺取作战的胜利。⑤善于在客观物质条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在技术装备劣势的情况下,运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法,发挥近战、夜战的特长,发扬英勇顽强、连续作战的作风,战胜敌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指挥艺术,是建立在科学理论与实践经验相结合的基础上,创造性的用兵作战的领导艺术。它体现在判断情况,定下决心、部署兵力、运用战法、捕捉战机 、调动敌人等各个方面。在中国革命战争的各个历史时期,指挥艺术均有突出的表现。特别是解放战争时期,又有新的发展。

  主要表现在:①掌握关节,抓住重心,解决全局中的主要矛盾。②正确选定作战方向和目标,打敌要害。③根据战场情况,灵活运用战法。④从战略全局出发,及时协调各战役之间的配合行动。⑤抓住最有利战机,适时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组织战略决战和战略追击。在战略防御时,不计一城一地的得失,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战略进攻,是在敌人的全面进攻被打败的情况下进行的。尽管军仍在数量和装备上占优势,但其机动兵力只能在陕北和山东战场实施重点进攻,中间兵力严重不足,后方空虚,人民解放军选择了军防守薄弱、战略地位重要的中原地区发起了战略进攻。山东和陕北解放区在两翼进行牵制,晋冀鲁豫和华东野战军兵分三路挺进中原,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跃进大别山和豫西地区,一举插至敌战略纵深,先打乱敌战略部署,再捕捉战机,集中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战略决战,是在敌人的5个战略集团被分别牵制在西北、中原、华东、华北、东北战场上,处于被动挨打态势,敌欲收缩兵力,又不想丢失地方,举棋不定的关键时刻进行的。决战方向,首先选择形势对我最为有利的东北战场,使决战的第一个战役建立在稳妥可靠的基础上,随后又发起了淮海战役、平津战役。战略决战全局的关节,是不让敌人逃跑,不使敌人的兵力收缩在一起,不使敌人主力撤至长江以南,通过三大战役,逐次歼灭敌人;战役的关节,是将敌之重兵集团分割成若干孤立的集群,把敌人的主力逐个全歼在东北、华北和淮海等长江以北地区,这就为迅速歼灭军队解放大陆铺平了道路。在作战中,全面运用十大军事原则,把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和全歼敌人重兵集团结合起来,把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和夺取城市与地方结合起来,把大规模的运动战和大规模的阵地战结合起来,取得了战略决战的彻底胜利。战略追击时,实施大迂回、大包围,先插至敌后再往回打,穷追猛打与政治瓦解相结合,迅速围歼了逃敌。解放战争后期,巧妙运用以军事打击为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指挥艺术,创造了解决军队的“三种方式”,即武力解决的“天津方式”,和平改编的 “北平方 式”,暂时保留待后改编的“绥远方式”,加快了全中国革命胜利的到来。

  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对所属部队作战行动的指挥,必须遵循从指挥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指挥规律及体现指挥规律的指挥原则。军队指挥规律是指挥诸要素之间的内在的、本质的、必然的联系。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军队体现指挥规律的指挥原则不尽相同,但许多原则有其通用性。军队指挥的一般原则是:

  ①知彼知己,使主观指导符合客观实际。采取各种手段,查明敌人兵力部署、行动企图、作战特点,特别是敌人可能使用核、化学、生物武器的情况,查明战场的地形和气象、水文等情况,全面了解己方部队的情况,及时掌握情况的发展变化,做到全局在胸,使作战指挥始终建立在客观实际的基础上。

  ②正确定下决心,周密组织计划。对侦察得来的材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科学分析,将己方情况加进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及相互关系,从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现代条件下作战,情况变化快,伤亡消耗大,要立足于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预想作战行动可能的发展变化,拟定多种方案。当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适时定下新的决心,修改或重新拟定计划,使作战行动适合新的情况。

  ③统筹全局,抓住关键。指挥员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把全局利益放在首位,把注意力放在对全局有决定意义的关键部分上,抓住战略枢纽去部署战役,抓住战役枢纽去部署战斗。

  ④集中统一指挥,积极机断行事。指挥员对作战行动要负全责。对作战任务、主要方向、兵力编成、基本部署、作战协同、完成准备的时限、开始行动的时间等重大问题,要根据上级的意图、命令、指示和要求作出统一计划,并对参战各军种、兵种部队实行集中统一指挥。下级要坚决执行上级命令,严格遵守纪律,准确遵守时间,按统一计划行动,坚决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当情况发生急剧变化、指挥中断时,下级指挥员应根据总的作战意图和当时情况,积极机断行事,充分发挥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临机果断处置,事后向上级报告。

  ⑤坚定、迅速、不间断指挥。决心定下后,应采取各种方法,准确、迅速、简明地传达给部队,保证部队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指挥中,不为表面现象所迷惑,不为局部情况变化所影响,不为困难所动摇,不为有碍于全局的建议所干扰,坚决贯彻既定决心,特别是在斗争残酷、任务艰巨、伤亡损失大的情况下,更应坚定沉着,克服困难,指挥部队完成作战任务。运用各种侦察手段和通信工具,随时掌握战场情况,保持顺畅的通信联络,提高快速反应能力,对情况迅速作出处置。建立精干的指挥机构,简化指挥程序,加强电子对抗斗争,严格通信保密,保障稳定和不间断的指挥。

  ⑥力争主动,力避被动。为了争取主动,必须及时掌握战场情况的发展变化,判明敌人的计谋和行动企图,采取相应的应变措施,敌变我变,以己之长击敌之短,限制敌人的行动自由。利用敌人的错觉和失误,采取各种有效手段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置敌于被动地位,取得驾驭战争的主动权。在敌人强大的条件下,不论自己有多少部队,在同一个时间和地区内,主要的使用方向只应有一个。进攻时,在决定性的时机和方向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各个歼灭敌人。防御时,把主要兵力兵器集中在主要方向,建立纵深梯次的防御配系。无论何时,各级都要控制必要的预备队,适时用于决定性的时机和方向,促使战局向着有利于己的方向发展。根据敌势、我势、地势等条件,夺取优势和主动地位。在战略上处于劣势和被动地位时,在战役、战斗上造成压倒优势,通过许多局部胜利,夺取战略全局的优势和主动地位;在战略上已处于优势和主动地位时,在战役、战斗上更要积极创造条件,歼灭敌人,保持优势和主动地位;在被迫处于被动局面时,应当机立断,迅速摆脱被动,恢复主动。

  ⑦灵活使用兵力,巧妙运用战法。指挥员要善于掌握时机、地点、部队三个关节,审时度势,及时地实施分散、集中和转移兵力。采取各种措施,迷惑敌人,有计划地造成敌人的错觉,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依据战场情况的发展变化及地形特点,按总的意图,机智灵活地运用各种战法。把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歼灭战、近战、夜战等多种作战形式结合起来;巧妙地变换进攻和防御、主攻和助攻、正面突击和迂回包围、集中和分散、前进和后退等战法,有效地打击歼灭敌人。

  ⑧周密组织协同,全面实施保障。依据统一的计划,周密组织各军种、兵种部队之间的协同,按照任务、时间、地点、方向协调一致地行动。及时采取措施,调整和恢复遭到破坏的协同关系。发挥各级指挥机关的作用,并取得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的支援。认真组织现代条件下作战的侦察、通信、电子对抗、防化、工程、伪装、气象、水文、测绘和政治工作、后勤、技术等保障,确保稳定可靠的指挥和部队顺利地执行作战任务。

  ⑨充分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都要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和物质准备。现代条件下,特别要有预见地做好高技术条件下的作战准备,力求在敌我力量对比有胜利把握的情况下打败敌人。指挥员和指挥机关,根据不同情况和部队任务,科学地计算时间,抓住重点,加强对部队的具体指导。准备工作力争在作战行动开始前做好。有时为了全局利益和适应突然变化的情况,不失战机,即使准备不足,亦应迅速投入作战,边打边准备。要善于利用作战间隙,组织部队休整、补充和训练,不断提高部队战斗力,做好连续作战的准备。

  ⑩充分发挥指挥机关特别是司令部的作用,提高指挥效能。司令部的中心任务是,保障指挥员适时定下正确决心和实现其决心。现代条件下作战,大量组织指挥工作要通过司令部去完成。指挥员要加强对司令部的领导,关心其建设,使之成为具有头脑作用、组织健全、分工科学、精通业务、忠于职守、能够组织指挥诸军种、兵种合同作战的指挥机关,并及时将作战意图告知司令部,充分发挥其作用。司令部在参谋长领导下,充分发挥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熟练使用现代指挥器材,紧张而有秩序地工作,并与政治、后勤机关密切联系、互通情报,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指挥员和上级指挥机关赋予的各项任务。

  组织实施 现代战争中,军队指挥的组织实施异常复杂,要求指挥员具有良好的军政素质和广泛的科学文化知识,了解现代战争的特点和规律,熟悉敌我双方军队的作战特点及其武器装备性能,精通合同作战和军种、兵种使用原则,意志坚强,反应灵敏,具有高超的指挥艺术;要在上级总的作战意图下,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科学分析判断情况,适时定下正确决心,合理使用兵力兵器,灵活运用战略战术,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指挥机关的作用,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

  军队作战行动的指挥,要根据作战目的、作战方针、作战原则和上级命令,结合战场的实际情况,科学地组织实施。在作战准备阶段,根据上级指示,下达预先号令,告知部队准备执行的任务性质,完成装备、物资、人员的补充调整等事项的时限;组织各种侦察力量,查明当面敌人兵力、部署和动向以及预定行动方向上的战场情况;对敌情、我情、友情和战场情况进行综合分析研究,做出正确判断;准确理解受领的任务,定下行动决心,确定作战编成、任务区分、指挥配系和兵力部署;拟定作战计划、协同计划和各种保障计划,并将计划有关内容,以命令和指示形式,迅速、准确地下达给部队执行;组织协同和各种保障的实施;督促检查部队完成各项准备。在作战实施阶段,掌握战场情况的发展变化,坚决贯彻已定决心,适时使用第二梯队和预备队,保持部队的持续作战能力;当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应迅速定下新的决心,组织新的协同,实施强有力的保障,保持对部队的不间断指挥,保证作战任务的完成。当所属部队达成预定作战目的时,应根据上级指示,适时调整部署,组织部队休整,准备执行新的作战任务或撤离战场。

  军队指挥按军队的体制编制和作战序列形成的指挥系统组织实施。军队指挥系统,由指挥员和指挥机关、指挥对象、指挥手段构成。一个合成战役军团的指挥系统,通常要建立基本指挥所和后方指挥所,必要时建立前进指挥所和预备指挥所,并同所属部队的各级指挥所沟通指挥关系。同时,还要建立侦察情报、通信联络、电子对抗、后勤指挥等分系统;当有空军部队参加作战时,要建立空军作战指挥分系统;在濒海地区作战,还要建立海军作战指挥分系统。战略指挥系统中,还包括战略导弹部队指挥分系统。

  军队指挥方式,有集中指挥和分散指挥,按级指挥和越级指挥。军队遂行作战任务时,通常实行按级指挥和集中指挥,必要时实行越级指挥或分散指挥。集中指挥,是部队集中行动时实行的统一指挥,通常依照隶属关系实施。不同建制部队共同遂行任务时,由指定的指挥员及其指挥机关统一指挥。分散指挥,是部队在分散独立行动时,根据上级总的意图和原则性指示,结合具体情况所进行的独立自主的指挥。按级指挥,即依照隶属关系逐级实施的指挥。越级指挥,是在紧急情况下或对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队超越一级或数级实施的指挥。越级指挥时,上级指挥员应将自己的指示通报被超越的指挥员;被越级指挥的部队指挥员在情况允许时,可直接向上级报告越级受领的任务和执行情况。

  由于核能、电子、航天、激光等新技术的飞速发展,大量新式武器特别是导弹、核武器的装备和使用,未来战争将比以往任何战争更加紧张,敌对双方争夺空间和时间的斗争将更加激烈,战场情况变化更快,毁伤能力和人员物资消耗显著增大。因此,军队指挥,特别是战争初期的军队指挥将会极其艰巨复杂。为适应现代条件下作战指挥的要求,保障稳定、可靠、隐蔽、不间断的指挥,指挥的组织计划将更加严密,指挥系统的组织结构将更趋精干、灵活,生存和机动能力将不断提高。军队指挥自动化系统将进一步完善,以缩短收集处理情报、定下决心、制定计划、下达任务的时间。指挥员和指挥机关工作人员更应精通现代条件下作战指挥的理论原则和科学技术知识,不断改进指挥方法,提高指挥水平,以实现高效率、高质量的指挥。

  1213年,法国图卢兹附近的米雷,西班牙阿拉贡王国的国王佩德罗二世纵马至队伍前沿,他脱下王室甲胄,穿上了普通士兵的简朴盔甲。然而敌军的第一骑兵中队发起冲锋时,阿拉贡的骑士不堪一击,佩德罗摔落马下,他大喊着”我是国王“,仍然被杀死。

本文链接:http://pixiejools.com/gejizhihuiyuan/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