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各级指挥员 >

直罗镇战役是指挥的吗

归档日期:08-10       文本归类:各级指挥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艺术行家采纳数:6916获赞数:35430从喜爱到追求,从追求到挚爱,从业媒体设计已近十五年,参加过多项媒体营销项目。现为神驹设计资深设计师向TA提问展开全部一、直罗镇战役由毛主席、彭德怀指挥。

  二、参战部队为红一方面军(主要是红一军团约7000人)、红十五军团(陕北红军刘志丹的红26军3000人;鄂豫皖红军徐海东的红25军3000人)。

  三、战役实施时间为1935年11月20日至24日。作战地域为富县直罗镇、张家湾地区。

  1935年10月19日,率领中央红军陕甘支队抵达陕北苏区吴起镇。、周恩来、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刚进镇,便传来了紧急军情――对中央红军尾追不舍的军马鸿逵、毛炳文所部以及东北军白凤翔的骑兵已进入陕北直扑吴起镇。

  为了不将敌人带进陕北苏区,当即离开刚刚住进的窑洞,飞马过洛河,登上与吴起镇相对的大峁梁。在临时构筑的简单工事里,亲自部署并指挥了“割尾巴”战斗。在指挥下,中央红军陕甘支队仅用2个多小时,就全歼敌第三十五师骑兵团,并击溃敌第三十二师和第三十六师的2个骑兵团,取得了“割尾巴”战斗的胜利。

  吴起镇“割尾巴”战斗,为中央红军进入陕北根据地与陕北红军会师献上了一份礼物,也标志着中央红军历时一年的长征胜利结束。

  尽管中央红军到了吴起镇就是进入陕北苏区,就是到了家,但蒋介石居心叵测,想乘红军长途跋涉、立足未稳之际,实现其消灭红军的图谋。他命令中央军毛炳文、王均、胡宗南部和东北军、西北军以及西北悍匪“四马”――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出动几十万武装,蜂拥而至,将中共仅存的一块苏区团团围住。陕北苏区随时都有被敌人占领的危险。

  怎样才能粉碎敌人新的“围剿”呢?把希望寄托于中央红军与红十五军团的会合上。红十五军团是1934年11月从鄂豫皖根据地突围,转战到陕北的红二十五军与陕甘根据地的红二十六军及陕北的红二十七军组合而成的,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

  10月29日,中央红军陕甘支队发表了《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指出:“我们经过了两万余里的长途远征……为的是要与亲爱的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弟兄会合,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的大局面,替中国苏维埃运动奠定下巩固的基础,迅速赤化全中国”、“我们的会合是中国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运动开展的号炮!”……

  这一文件当即便由红十五军团政治委员程子华派骑兵通信员送到正在指挥攻打榆林桥的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手中。徐海东接信后,趁战斗间隙,在一条战壕里召开干部会议,传达毛主席带着中央红军已抵达吴起镇这个振奋人心的喜讯。顿时,个个欣喜若狂,奔走相告,整个部队群情沸腾,官兵纷纷表决心:“打个大胜仗,迎接党中央!”、“打胜仗,庆祝会师!”

  几天后,徐海东正率红十五军团一部分兵力攻打张村驿,军团部通信参谋飞马送来军团政治委员程子华急信:

  徐海东接信后十分激动,立即传令部队停止攻击,随即飞身上马,快马加鞭朝军团部驻地急驰而去。徐海东虽然已于1925年就参加了革命,并且一直担任红军的高级领导职务,但是,他却一直与没有谋面,除见过张国焘,还未曾见过任何一位中央领导。从张村驿到军团部驻地道佐铺约68公里,中间还要翻两座大山,但由于心急如火,徐海东只用了3个小时就赶回了军团司令部。当他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地迈进窑洞时,一眼就认出了。未待程子华介绍也认出了徐海东,伸出手来亲切地说:“是海东同志吧,你辛苦了,我是!”徐海东只觉得眼眶一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紧紧地握住的手,半晌才说:“还是毛主席辛苦!”

  程子华把随同前来的彭德怀介绍给徐海东,这两位使闻风丧胆的红军骁将一见如故,十分亲热。

  笑着对徐海东说,“海东同志,你们部队仗打得不错嘛,你这个当军团长的带兵有方啊!”

  “革命又不是绣花,粗人会打仗就是大能人嘛!”很风趣地跟徐海东交谈着。

  寒暄过后,就让参谋摊开,听徐海东、程子华介绍陕北第三次反“围剿”的情况。徐海东一边介绍情况,一边打量着,发现、彭德怀居然还穿着单衣,而且衣服上补丁加补丁,都快分不出底色了。他的心不禁一动:已是初冬季节了,陕北朔风呼啸,寒气逼人,他们怎么受得了呢?中央同志太辛苦了!

  非常关心陕北的战局,十分认真地听徐、程的汇报,双眼盯着地图,不时插话询问一些情况,最后说:“好吧,就按你们的部署,先把张村驿这个土围子端掉,咱们再共同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谈完正事,就和徐海东、程子华、彭德怀等几个人,蹲在炕沿上吃饭。吃完饭,、彭德怀急着要赶回中央驻地便起身告辞。临分手时,对徐海东说:“给你一部电台,随身带着,我们随时好联系。”

  这位红军的军团长,以前通信联络主要靠骑兵通信员,从未用过电台,就说:“我不会用它。”微笑着说:“不用你自己动手,需要联络,你向电台工作人员交待一下,他们就给你接通了。”

  送走、彭德怀,徐海东找来供给部长,命他连夜赶做几套棉衣,天明后给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送去。然后,他跨上战马,披着夜色又向前线奔去。

  徐海东回到前方,立即把见到、彭德怀的消息传达给部队,并转告毛主席对大家的问候,部队一下子像炸开了锅,到处都在欢乐地喊叫:“打下张村驿,迎接毛主席!”

  次日,徐海东指挥部队一鼓作气爬上张村驿6米多高的围墙,攻下了张村驿,歼敌300多名,打掉并扫清附近的敌据点,占领了东村。

  11月初,中共中央和陕甘支队在甘泉地区与在陕甘根据地的红十五军团会师。11月3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同日,西北军委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建制。

  随后,便率红一方面军前线指挥部移驻东村。一到东村,他即与周恩来、彭德怀、徐海东、程子华等研究陕北战局。

  那是不久之前的10月份,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派营长陈正藩率5个连人马,到甘泉城接运由西安运来的棉衣、被褥、粮食、燃料、草料,不料,被红十五军团围困在甘泉城,这下子有可能使东北军陕甘前线部队陷入没有冬衣御寒,没有粮食果腹的困境。于是,张学良便电令第一一○师师长何立中率领所部南下,迅速解甘泉之围。当何立中率第一一○师由延安南下,进至劳山地区时,遭到徐海东、刘志丹所指挥的红十五军团伏击。双方经过6个小时激战,红十五军团歼灭东北军第一一○师2个步兵团和师直属队,俘虏3700多人。师长何立中颈部中弹,在狂逃途中毙命,参谋长范驭州被击毙,团长杨德新于阵中自戕,团长裴焕彩被俘。

  10月26日,驻榆林桥镇的东北军第一○七师向红军挑衅,红十五军团奋起向榆林桥镇的东北军发起进攻,全歼东北军4个营,并生俘张学良心腹――第六一九团团长高福源。

  现在,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又胜利会师,这就更加引起了敌人极大的恐慌。敌“西北剿总”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组织对红军新的进攻。

  决定集中会师陕北的红军主力,在直罗镇一带给敌人一个迎头痛击,便立即召集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领导到象鼻子湾军委总部开会,研究、讨论直罗镇战役计划。

  对与会的2个军团负责人讲道:“东北军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在劳山、榆林桥镇惨败给我红十五军团,张学良受到了很大震动,他在前几日赴南京参加四届六中全会和‘五大’会议前,亲自驾飞机到庆阳,告诫其部下第五十七军军长董英斌,没有他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尽量避免与红军交火。”讲到这里,示意周恩来接下去讲。

  周恩来接着的话:“然而,在张学良到南京后,敌西北‘剿总’就越过那位张少帅,严令董英斌调集并指挥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分两路对红军进行新的进攻。东边1个师沿洛川、县(今富县)大道北上,西边4个师由甘肃的庆阳、合水沿葫芦河向陕北县前进。敌军企图沿葫芦河构成东西封锁线;县和延安之间的联系,沿洛河构成南北封锁线,再采取东西对进、南进北堵的方针,围歼红军,彻底摧毁陕北革命根据地。”

  根据、周恩来所介绍的军情,与会者展开热烈讨论,一致断定直罗镇是东进敌军的必经之地。最后确定了作战原则:将敌引进直罗镇,乘敌立足未稳,集中我军主力,采取包围侧击战术,歼灭敌人,得手后,继续歼灭敌人后续部队。在会上特别强调,一定要打歼灭战。为此,他语重心长而又富于哲理地对2个军团负责同志解释道:“击溃战,对于雄厚之敌不是基本上决定胜负的东西;歼灭战,则对任何敌人都立即起了重大的影响。对于人,伤其10指不如断其1指;对于敌,击溃其10个师不如歼灭其1个师。”

  周恩来会前已与精心制定了整个战役的详细步骤,他便在会上讲解作战方案,下达作战任务,要求参战部队严格执行既定部署。彭德怀则要求部队:抓战机要准,打击敌人要狠,要打出工农红军的威风,坚决消灭敌人。

  11月18日,组织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团以上干部在张村驿会合,前往直罗镇察看地形,研究具体部署。大家随、彭德怀一道仔细地勘察了许多山头,最后登上直罗镇西南面的一座高山,直罗镇就在脚下。直罗镇是个不过百户人家的小镇,三面环山,中间是一条狭窄的河谷,宽处不过200米,狭窄处只有二三十米。一条由西向东的土公路像一条黄色的带子伸向镇子中央,穿镇而过。镇子东头有座古老的小寨,里面的房屋虽然倒塌,但石头砌的寨墙却大都完好。镇的北半面是一条流速缓慢而平静的小河。

  勘察地形的几十位团以上干部都把望远镜举在眼前,从左到右,从东到西,细心观察着道路、山头、村庄和河流。一个小山包、一棵小树、一条小沟、一户独立的房屋,都是这些身经百战的指挥员们观察研究的对象。大家一面观察,一面小声地交谈着:“这一带的地形对我们太有利了!”“敌进到直罗镇,真如钻进了口袋。”

  指挥员们边走边观察,边观察边研究,从一个山头,转移到另一个山头,与彭德怀对每个重要地方都分别作了指示。大家无一不信服把敌人放进直罗镇再予以消灭的决策。

  彭德怀看到在镇东头两个山包的天然峭壁上有一堵用石头砌成的高高的围墙,便提醒徐海东,如果敌人占据镇子,必然会控制那个土寨子,将对我军的进攻造成很大的威胁。点头称是:“想得周到!”为了防止敌人利用这座土寨子做固守的据点,当即交待徐海东,务必要于当晚派兵连夜将它拆毁。

  11月20日下午,敌一○九师师长牛元峰指挥所部在6架飞机掩护下,一部沿葫芦河川两侧高地边打边搜索前进,主力则顺葫芦河川的土公路气势汹汹地向直罗镇方向推进,很快便与红一军团担负诱敌任务的连队接触,该连边战边退。敌误以为红军是不堪一击而败退,遂一路追击进入直罗镇,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占领了直罗镇附近的高地。

  敌师长牛元峰沾沾自喜,以为“旗开得胜”,马上让参谋发电报,向“剿总”和军部报捷,声称“”在其一阵猛攻之下,溃不成军,四下逃窜,他已占领了直罗镇。

  由于路面坎坷不平,车辆辎重难于通行,部队只能排成“一”字长蛇阵,蜿蜒缓行,牛元峰同他的幕僚也只得下马徒步。

  进入镇内的官兵在镇内大肆掠夺,杀猪宰羊,大吃大喝,划拳饮酒,庆祝“胜利”,直闹到半夜,大小官兵个个喝得歪头倒地,呼呼大睡。

  当晚,下达了作战命令。按照已经确定的部署,红一军团从北向南,红十五军团从南向北,连夜急行军,在拂晓前包围了直罗镇周围地区。、周恩来亲临前线指挥,并派彭德怀随红十五军团行动。特意交待彭德怀,注意同他联系,待红一军团第二师突击到直罗镇时,一定要二师很好地协同红十五军团作战,要加强与红十五军团的团结协作。

  的指挥所设在离直罗镇不远的一个山坡上。战斗打响之前,特别指示各部队负责同志,一定要打歼灭战。战斗发起之后,又一再嘱咐道:“要的是歼灭战!”

  11月21日天刚亮,战斗打响了!红十五军团首先发起攻击,徐海东站在镇南侧一个高坡上,指挥部队像一把锋利的钢刀插向敌人的心脏。红十五军团主力第七十五师的第二二三、二二五团从西南、正南猛攻,与从东南攻击的第七十八师配合,很快便攻占了直罗镇以南除土寨子之外的所有敌军阵地。

  敌人虽有防备,却没想到红军进攻会如此神速而猛烈,等到发觉的时候,直罗镇两边的山岭已被红军占领。牛元峰镇静之后,给部将打气道:“直罗镇乃弹丸之地,以我师现有兵力依托有利地形,将‘’死死粘在这里,请上峰增派几个师里应外合,包准将‘’打得个落花流水!”他遂传令各团,“加强工事,固守直罗镇”。

  此时,北线还没有动静,在北山周围既看不见人,也听不到枪声。其实,亲率红一军团早已隐蔽在山上严阵以待。当突围的敌人气喘吁吁地爬到半山腰时,突然,伏兵四起,枪声大作,手榴弹的爆炸声、喊杀声响成一片。英勇的红一军团如风卷残云似的把妄图逃跑的敌人全部压下去了,退下来的敌人又遭到红十五军团猛烈扫射,死伤很多。

  自东北军被蒋介石调至陕甘“剿匪”这一年多以来,第一○九师就一直是陕北红军的老“运输队”,有不少的士兵和下级军官曾做过红军的俘虏,有的还不止一次向红军缴过械。现在,两路红军像两只铁拳,从直罗镇南北高山上砸了下去,敌一○九师被夹击在两山之中一条川里,南面一响枪,敌人立刻向北撤退,北边一响枪,他们又反过来向南扑,山川里全是敌人,像惊散的羊群一样惶恐地往山上乱爬、乱蹿。

  激战至上午10时,两军团两路合攻,分别将北山和南山守敌大部歼灭,完全占领了敌人的师部所在地直罗镇。牛元峰和他的参谋长只得率残部500多人逃到镇东那座土寨子里,凭借有利地形负隅顽抗。

  这个土寨子,所在的山头虽不高,但地形复杂,只有一条小路可通向山顶的寨子,已被敌人严密封锁。虽然,我军已控制四周高山,可以居高临下对寨子实施俯射,但敌有坚实的石头围墙工事,而我军缺乏重武器,很难用火力压制敌人,支援攻击部队。

  徐海东举着望远镜,观察逃进土寨子里的敌人用拆掉的石头又重新砌成围墙和碉堡,心里不得不佩服、彭德怀智高一筹。战前看地形时,他们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要害,说敌人一定会利用它。他当晚就按毛、彭指示,派一个营的兵力将那个土寨子拆毁,哪知敌军昨天下午到达后又连夜进行改修。如果当时将寨子拆得更彻底些,不仅拆围墙,并且把土碉堡也铲平,这样就不会给敌人留下可利用的便利。这一教训,必须得记取。

  徐海东指挥红七十八师向寨子里的残敌猛攻了一阵,没有奏效,形成了僵持的局面。正准备组织第二次猛攻时,通信员向他报告:“周副主席来了!”徐海东朝通信员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周恩来和几个随从人员从山上走下来,他们都拿着望远镜,边走边向敌人固守的土寨子观察,徐海东赶忙跑步上去迎接。周恩来跟徐海东握手后便向他询问第一次攻击的情况。周恩来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会,很显然,他看到寨子地形险恶,易守难攻,如强攻一定会增加伤亡,于是就对徐海东说:“敌人已成了瓮中之鳖,不好攻,暂且围着算了。寨子里既没粮、又没水,他们总是要逃跑的,争取在运动中消灭它。”

  徐海东担心时间拖长情况会有变化,想尽快结束战斗。周恩来很有把握地说:“不要紧,敌情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的变化,他们已经没有力量反扑了!”

  进直罗镇时,牛元峰曾戏称之为“蛇钻细管”,他万万不曾想到,他这条“蛇”钻进“细管”愣是钻不出来了。眼看就要被红军堵死在“管”里,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牛元峰蹲在寨子的窑洞里,一个电报接一个电报,请求他的顶头上司董英斌派兵解围。他哪里知道,董英斌派的增援部队也在步自己的后尘,或成了惊弓之鸟,或陷入灭顶之灾。

  当获悉牛元峰残部已被围困在直罗镇镇东那个土寨子里动弹不得、插翅难飞时,便命红一军团退出直罗镇战场,回师北进,在黑水寺歼灭奉命增援第一○九师的敌第一○六师。敌一○六师得知第一○九师全师覆没,又闻红军正向黑水寺飞奔而来,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命红一军团军团长率部队追击。红一军团不顾雪大路滑,跟踪追击,在太白镇附近将第一○六师击溃,并消灭了该师1个团。电示红一军团政治委员,在前线释放几名被俘军官,让他们捎话回去,只要东北军同意反蒋抗日,与红军停战,为我们所俘虏的人枪可如数归还。后因该师师长沈克态度暧昧,认为与他谈判时机尚未成熟,久待无益,便命红一军团从太白镇撤回。

  这时,直罗镇大规模的战斗结束了。红十五军团一部奉命西去配合红一军团,追歼黑水寺方向的敌第一○六师,一部撤出战场休整待命,徐海东只命红七十八师留下来继续围攻土寨子。

  直罗镇战场的枪声渐渐平息下来。两边的山坡上、镇子里,到处堆积着缴获的和军用物资,到处聚集着俘虏兵。胜利的喜悦洋溢在红军两个军团每个战士的脸上。经历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红一军团的战士,向红十五军团的弟兄讲述着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来自鄂豫皖根据地的战士和土生土长的陕北红军战士,向红一军团的战友倾吐着他们渴望会见老大哥中央红军的心情。欢乐和友情,笼罩着战场。

  直罗镇战役的第二天拂晓,山沟里一片沉寂,连一声冷枪也听不到。久经沙场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军团长徐海东,对这一异常现象有所警觉。他马上把正在睡觉的保卫干事(警卫参谋)詹大南叫起来,让他集合通信队3个班随他去察看被围在土寨子里的敌人的举动。

  徐海东率领小分队从军团部所在地文家庙出发,沿着坎上的小道向土寨子急行。走了一段路,天已经渐渐亮了,当他们向北刚拐一个弯,发现右边坎下已收割的玉米地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詹大南一声断喝:“什么人?干什么?”那人惊慌地答道:“我是伙夫。”徐海东一听,便断定此人是敌人掉队的散兵。于是,命人把他带过来问话。一问,方知牛元峰因待援无望,已于2个小时之前趁黑夜率残部弃寨向西逃跑了。徐海东举起望远镜朝东南山坡上一看,有一大片显然是敌人在逃跑中踩出来的乱七八糟的烂泥足迹,清晰可见。

  原来,逃跑的敌人从山上向下看南川小河,又窄又浅,以为是可以跳得过去的一条小水沟,没想到因又累又饿,精疲力尽,怎么也蹦不过去,慌乱中只好穿着棉衣涉水。哪知,河底淤泥很深,一脚踩下去竟陷到大腿。好不容易拔出大腿挣扎着上岸后,便拖泥带水爬那段山坡,将原来没有路的山坡踩出了一条明显的泥路。眼看已成瓮中之鳖的敌人竟然在包围圈中溜走了,徐海东十分恼火,立即满面怒气地命令詹大南带少共营跟踪追击,并大声吼道:“抓不住牛元峰就莫回来!”

  时间紧迫,徐海东一面用军号调动驻在附近胡家坡、新窑子的少共营,一面派通信员跑步前往少共营传达作战命令。很快,少共营出动了,兵分两路,一路顺山脊往南追,另一路沿着山脚与詹大南会合,顺着敌人逃跑的踪迹飞奔过去。虽然清晨寒气逼人,但红军战士个个都跑得浑身是汗,他们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把这头“野牛”捉住!

  一口气追了十几公里,在直罗镇西南夏家沟终于与敌人后卫队交上了火。敌人边打边撤,詹大南紧紧咬住不放。突然,前面的山梁上枪声骤起,杀声震耳,逃敌被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五师的第二二五团一部给堵住了。这里是丁字形的山脊线,对面是一道横梁,中间是鞍部,两边是又深又宽的谷地,詹大南率少共营冲上去,两面夹攻。山上山下到处都是端着长枪搜索前进的红军,喊杀声震天动地,牛元峰及其残部又一次陷入了天罗地网。

  经过一番激烈战斗,残敌全部被歼。詹大南牢记着军团长徐海东给他下的命令,急问红二二五团的同志:“有没有敌人向南跑掉?”得到的回答是:“都圈在这里,不可能逃脱掉一个!”

  “既然一个也没逃脱,就一定能找到牛元峰。”詹大南心里嘀咕着。果然,在最后围歼残敌的地方,很快查到了已成俘虏的敌师参谋长。詹大南厉声发问:“牛元峰在哪里?”敌师参谋长混身颤抖,用手指着10多步远的山坡上的一具尸体说:“那就是牛师长。”詹大南不相信他的话,又问了几个俘虏,都说那确实就是牛师长,詹大南仍然将信将疑。这时,敌师参谋长指着地上的一个红色长方形的大本子对詹大南说:“请你对照军官录上的照片。”

  詹大南拿起本子打开一看,里面凡少校以上军官都附有照片,第3页便是少将师长牛元峰,占了半页。詹大南跨上一步,使劲地把尸体翻过身来一看,面部血肉模糊。照片上的牛元峰穿着笔挺的将军服,威风凛凛,无论如何跟眼前这具身着破旧士兵服、浑身上下全是血污的尸体对不上号。詹大南辨认不清楚,一时不敢肯定此人就是牛元峰。接着,詹大南从尸体的内衣口袋里搜出一枚铜质狮头的私章,在手掌上印了一下,是个篆体字,经过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几个干部、战士认定,私章是牛元峰的。

  直罗镇战役,歼灭敌第一○九师全师和第一○六师1个团,彻底打乱了敌人进攻陕北的部署;迫使敌一○八师、一一一师不得不退回甘肃境内,东路侵入杨泉源的敌第一一七师也退出了县。陕北革命根据地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

  直罗镇大捷后,红一方面军在杨泉源一带集中,举行祝捷大会。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都相互派了参观访问团,进行参观和访问。

  11月30日,在县东村召开红一方面军营以上干部大会。在会上作了《直罗镇战役同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报告。在讲到直罗镇战役的意义时说,这次胜利,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对陕北革命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讲到直罗镇战役胜利的原因,指出:一、两个军团的会合与团结(这是基本的),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兄弟般的亲密团结,是取得这次胜利的基本原因;二、抓住了战略与战役的枢纽(葫芦河与直罗镇);三、战斗准备得充足;四、群众与我们一致……

  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听到这里,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站起来插话道:“报告毛主席,我们认为,还要补充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毛主席正确的军事思想和英明指挥!”说完使劲鼓掌。“哗!”顷刻,会场上掌声雷动,欢呼声四起,每个与会者的脸庞都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和会心的微笑。文

  直罗镇战役是红一方面军长征的最后一战,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陕北献上了一份奠基礼。指挥者是和朱德。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蒋介石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以董英斌部4个师为西路,自庆阳、合水出动,经太白镇沿葫芦河东进;以王以哲部1个师为东路,先由洛川前推,然后经羊泉镇沿葫芦河西进,企图东西对进,围歼红军于葫芦河、洛河之间地区。为粉碎军新的进攻,、彭德怀决定,集中兵力,向南作战,首先在直罗镇一带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敌一部,尔后转移兵力,各个歼敌。

本文链接:http://pixiejools.com/gejizhihuiyuan/263.html